找回密码
 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4868|回复: 1

嫦娥奔月神话初探

[复制链接]

258

主题

285

回帖

425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4259
发表于 2017-11-15 14: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易先生有限收徒声明
嫦娥奔月神话是我国著名的美丽而启人遐想的神话之一,可惜古籍对于这一神话的记载都很简略,很难从这些简略的记载中窥其全貌,而且也不容易了解它的涵义。本文的用意,是试想从一、嫦娥奔月神话的产生时代;二、嫦娥奔月神勇产生时代的时代背景;三、嫦娥奔月神话是否有民间传说的凭依,四、从汉代石刻画象和砖画中看嫦娥奔月神话的意义,五、嫦娥奔月神话的全貌和它的流传演变这几个方面来作一初步的探讨,以为进一步研究这一神话的参考。尚希同志们不吝指正。
一、嫦娥奔月;产生时代
《淮南子·览冥篇》说:   
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妲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
一般人以为这就是嫦娥奔月神话的最早记载,其实并不是的。它实在始见于大约成书于
战国初年而后来佚亡了的《归藏》:六朝梁刘勰((文心雕龙·诸子))说:  “《归藏》之经,大明迂怪,-_乃称羿毙十日,妲娥奔月。”是其证。其后《文选·祭颜光禄文>注迳引《归藏》文云:
二,  昔嫦娥以西王母不死之药服之,遂奔月为月精。
可惜记叙得过于简略,恐非全貌。《淮南子))添入羿事,但仍嫌简略。直到汉代末年张衡的《灵宪》里所记载的这段神语,叙写才稍稍详悉: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妲娥窃之以奔月,将往,枚筮之于有黄。有黄占之,日:“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惊毋恐,后且大昌。”妲娥遂托身子月,是为蟾蟮。  (((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全后汉文>辑)这里多了一件嫦娥在窃药奔月前去求有黄占卦的故事和一件奔月以后化为蟾蝻的事。占卦的故事倒不很重要,想来是出于迷信者的附会,独化为蟾螗的事有相当重要性,是奔月神话的有机组成部分。其实这个故事在古本((淮南子》里也是有的,《初学记》卷一
引本文,于“垣娥窃以奔月”之下,尚有“托身于月,是为蟾蜍,而为月精”十二个字,今本并脱去之。想来是魏晋六朝而后,嫦娥在诗人们的咏歌颂美之中,地位已有所升高,因而象变蟾蜍这样有损嫦娥形象美的神话就给删掉了。 image001.jpg
《灵宪》的这一段文字,在严可均辑的“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中,又以之入《全上古三代文》的《归藏》,有注云:  “当是《当藏》之文。”严可均此论,可谓巨眼卓识。  《归藏》,郭沫若以为就是晋苟弱对和《竹书纪年》同时出土于汲冢的《易跺阴阳卦》的拟名,是不错的。这书在宋以后散佚了,从被引用在宋以前的著述的佚文看,如象,明夷日:昔夏后启筮乘飞龙而于天,而枚占于皋陶,陶日:  “吉。”(“博物志·杂说>引)昔鲧筮注洪水,而枚占大明,日:  …不吉。有初无后。”(《博物志·杂说》引)
昔桀筮伐唐而枚占荧惑,日:  “不吉。不利出征,惟利安处,彼为狸,我为骰,勿用作事,恐伤其父。(《太平御览》卷八-引)等等,和《灵宪》所叙嫦娥奔月、枚占有黄的故事在内容有形式式上郁是非常相象。的,尤其是檗筮伐唐的那条.更是相象得很。严可均把它认为。“当是《归藏》之文”,是很有道理的。这说明常娥奔月神话的确并不是从汉代初年的《淮南子》才开鲐有,其实早在战国初年就已经有了。除了有黄占卦的部分为《淮南子》略去而外,《淮南子》)-所记的这段神话,几乎完全是承袭了《归藏》的旧文。
二、嫦娥奔月神话产生的时伐背景
    嫦娥奔月神话,看似纯粹的神话,其实是仙化了的神话,主要证据就是汹神西王母的身上沾有了仙气,不死思想是春秋战国时代神仙家喜兴起以盾才逐渐流传的思想,不是生产力不发达、生产水低下的原始社会所常见的思想。 image003.jpg
《山海经·西次三经》说:玉山,是西正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普啸,蓬发藏睢,是司天之厉及五残。
《山海经》虽然据近代学者们推测,大部分仍当成于战国时代,但是其中所记神话,则
多原始思想,可信为是最始时代流传下来,变动得并不大的。:例如。西王母在逮里还是一个半人半兽的怪神,他的性别是男是女随还难于分别。胜即玉胜,虽然是妇女戴的首饰,但在原始时代,男人也同样可以戴的。正如穿耳的环,可以施于妇女,同样.也可以施于男人。这个怪神西王母,他所职司的,是’天之厉及五残”一郭璞注云。  “主知灾厉五刑残杀之气也。”正是这样。那么他就是一-个掌蕾瘟按和刑罚的凶神。郝懿行麓疏云。  ’厉及五残皆星名也。”却未免失之穿凿,难于使人信服,像这样一个专门降给世间灾害,夺取人们生命凶神,哪还会会有不死之药赐给人民,反教人长生不死,来和他凶神的职务闹别扭呢?须知西王母由凶神变为吉神,身上沾有了仙气,,是直到战国初期才开始的。原来在战国以前,即有仙人不死的传说,起于燕齐滨海的民间。《左传》昭公二十年,戴齐景公问晏子的话说:“古而无死,其乐若何?”太约.就是当时神舢家言的反映。民间传此,或者是受了海市蜃楼变幻不测的影响,故传说海岛上有仙人,仙人都长生不死。
image005.jpg
    《列子汤问篇》所记的龙伯国大人钓鳖的那段神话就是一个好的证明。神话上说归墟里有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五座神山,神山上“所居之人皆仙圣之种”,“珠圩之树皆丛生,华‘(花)’实皆有滋味,食之不老不死”,自然是快乐遭遥得很。但因为五山漂流无定,天帝特派十五只巨鳌每三只一组轮、流更替去顶戴这五座神山。后来给龙伯国的一个大人珂东海去游玩,用钓竿一连钓去了六只巨鳌,因此有两座神山使漂流:到北极,沉浸在大海里了。  《列子》虽然可能是晋人的伪撰,但是其中所记若干神话故事:均可以和先秦古籍所记的互相印证。例如这段神话,就有《楚辞.'天问》“鳌戴山林,何以安之”二语为证。洪兴祖补注引古本《列仙传》亦云:“有巨灵之鳌,背负蓬莱之山而林舞戏沧海之中.”,也可以互相发明。足见这段神话,实在是有古神话传说做根据,不是凭空杜撰。不死之说,起初虽然起于燕齐滨海的民间,但是后来经过方士们有意识地煽扬,因而逐渐传到统治者的耳朵里。这些荣华富贵到了极点的人,惟一缺乏的,只有不死罢了,当然是非常投其所好。于是齐国有了威王、宣王,燕国有了昭王等,都深好神仙不死之说。后来更辗转相传,几经播迁,很快是传到内地,内地:也有了神仙不死这类的传说了。因而《楚辞1-天问》 -有、‘‘何脐不死?长人何守”。“延年不死,寿何所止”。
   “彭铿雉斟帝何饷?'受寿永多夫何怅”(原作“受寿永多夫何久长”,从闻一多《楚辞校补》'改),《山海经·海外南经》有不死民’,  <大荒南经)>有不死国,  ((海内经))有
不死山等记载,说明神话受仙话影响的普遍。
在《山海经》的这些记载中,尤以下面两段记载最重要,(昆仑山)开明北有:…、.不死树,……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窦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窦窳者,蛇身人面,为贰负!臣所杀也。(《<海内西经》).昆仑之丘,……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燃)。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名曰西王母。  (《大荒西重鳓》)郭璞释“距之”二字说j, “为距却死气,求更生也。”这是对的。那就是说,诸巫拿着不死药去解救被贰负臣冤枉杀死的窦窳,要将他从死里救活转来。在这埋- -昆仑山上,已有了不死树,且有了大约是'从不死树生采撷的花果制的不死药,而原来住在
玉山的怪神西王母现在又住在这座有不死之药钓昆仑山上。
论述到这里为止,事情就非常显明了:从神仙不死之说的兴起以及仙话的侵入神话范围,再从昆仑山不仅是不死树和不死药的产地且为西王母的居地看j,那么,,传说能够降灾祸于人,夺取人们生命的西王母又藏有不死药,能赐予人们的生命也就很是自然、而容易被人理解了。,因而“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之以奔月;的这段最初见于《归藏》的神话;实在是带了仙语色彩的神话,而那个藏有不死之药的西王母,身上也沾有了几分仙气。西王母在后世的传说中,从神人渐变而为仙人,,就是这么来的。
三、嫦娥奔月神话是否有民间传说的凭依
嫦娥奔月,化为蟾蜍,是一段战国初年即已有了的神话,既如上述,现在再来检验一下这段神话是否有比较充分的民间传说的凭依。
先来看看古代人们对于月中阴影的说法究竟是怎样。    .
    考月中阴影,现在我们都知道它是园轮上的暗斑—一是月球表面地势较低的太平原。古人无此科学知识,却以为月里有实物存在。这实物说法不一,综括起来,约有以下数种.
一、蟾蜍
二、蟾蜍、兔
三、兔、
四、仙人桂树
这几种中,蟾蜍说要算是最早的。  《楚辞·天问》说。    ,
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厥利为何,而顾菟在腹?
王逸释此云:“言月中有菟,何所贪利,居月之腹而顾望乎。菟一作兔。”是以顾菟“顾望之兔”了。其后洪兴祖、朱熹辈释此均无异辞。惟近人闻一多在他的《天问释天>一文里列举了十一证来证明“顾菟”并非“顾望之兔,,而是蟾蜍的音转,其说甚辩,的确是无可移易。这就是月中有蟾蜍见于先秦古籍的唯一的明确记载。到汉代初年成书的“淮南子)),还这么说。 image007.jpg
日中有踱乌,而月中有蟾蜍,月日失其行,薄蚀无光。  (“精神篇)))但在刘向的《五经通义))里,却这么说了:月中有兔与蟾蜍何?月,阴也,蟾蜍,阳也,而与兔并,明阴系于阳也。(《太平御览》卷四引)
除蟾蜍之外,又添加了兔。闻一多《天问释天》这么解释说:  “以语音讹变之理推之,盖蟾蜍之蜍与兔音近易混,蟾蜍,变为蟾兔,于是一名析为二物,而两设蟾蜍与兔之说生焉。  “其说近是。总之,自刘向而后,在一些纬书里,也都相沿此说。.如((春秋纬元命苞))说。“月之言.阙也,两设蟾蜍与兔者,阴阳双居,明阳之制阴,阴之倚阳。刀《玉函山房辑佚书》辑)((诗纬推度灾》说;  “月三日成魄,八日成光一蟾蜍体就,穴鼻始明。.宋均注:  “穴,决也决鼻,兔也。”(《太平御览)》卷四引)仍是兔与螗蜍同居于月的意思。汉乐府《董逃行》说;  “采取神药若木端,白兔长跪捣药虾蟆丸,奉上陛下一玉梓,,服此药,可得神仙。”也是二物并举。  
image009.jpg
单言兔也是从东汉时代就开始有了。纬书((握斗枢》说。  “月中有黑兔。v <春秋运斗枢)》说。  “行失瑶光则兔出月。”(并<渊鉴类函·兽部》引)到晋代傅玄的.《拟天问》,更非常明白地说:月中何有?白兔捣药(“太平御览》卷四引)
自此而后,月中有蟾蜍的说法便渐渐消隐,而月巾有玉兔的说法就取而代之,成为定论了。
至于仙人桂树的说法,则始见于晋虞喜的“安天论》:
俗传月中仙人桂树,今视其初生,见仙人之足,渐巳成形,桂树后生焉。(《]函山房辑佚书))辑)
    虞喜后于傅玄,此说记载的时间,自比傅玄的<拟天问))晚。但既日“俗传”,那么京
是民间传说,究竟始于何时,现在巳不能确定。考之汉代石刻.画象中已有月中蟾桂的压
象,则此说的产生当也还是较早。总之这又是对于月中阴影解说的另一异说(最早当刁能早于月中有蟾蜍之说),后来唐代段成式的((酉阳杂俎))所记的吴刚伐桂的神话,岁约就是从虞喜所记的这一古老的民间传说推演而来的。
从以上所论,可见月中传说之起,确实是如闻一多在《天问释天))中所说,“谅也蟾蜍为最先,蟾与兔次之,兔又次之”。则嫦娥奔月、化为蟾蜍的传说有古民间传说创凭依,非向壁虚构可知。而常任侠在《沙坪坝出土之石棺画象研究))(((说文月刊》第二卷第十、十一期)一文中却说:  “月中有兔、较之月中有蟾,其说为早。…..,’至亍灵蟾舂药,蟾宫折桂之说,则后世为盛。”却未免失之审辨了。
四.从汉代石刻画象和砖画中看嫦娥奔月神话的意义
常任侠推断“月中有兔,较之月中有蟾,其说为早”,虽然失之审辨,但是他在丽文中所记叙昀石棺画象的情景,却是有助于我们对嫦娥神话作深入研究的——重庆沙坪坝……开辟农场,掘地得石棺二,……较大一棺,前额刻一人首蛇身象,一手捧日轮,中有金鸟,后刻双阙。较小一棺,前额刻一人首蛇身象,一手捧月轮。后刻两人一蟾,蟾两足人立,手方持杵而下捣。中立一人,手持枝状,疑荛传说中之挂树。右侧一人,两手捧物而立。
    文中所说的手捧日轮的人首蛇身象和手捧月轮的人首蛇身象,当即伏羲和女娲,司无问题。唯所说较小一棺后面刻绘的两人一蟾的情况,为值得研究。  “蟾两足人立,手方持杵而下捣。”这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成问题的是:蟾所捣的是什么物事?它和“手持枝状,,及“捧物而立”的“两人”之间有什么关系?关于这,常氏的推测汉或模糊,或弄错了。画家的拓片记得是载在常氏编著的《汉画艺术研究))上,情景大体上是如常氏所记。但是常氏把“中立一人,手持枝状’’的“枝状”之物,释为“传说中之桂树”,又造成大错了。这么一解释,则图象中的“两人一蟾’’,就各自为,政,互不相干,因而也就毫无意义可言了。实际上却并不这样的。  “中立一人,手持枝状”的“枝状”之物,根据我的研究,实在应该是不死树。这种物事还常见于各种不同的西王母石刻回象和砖画中,或释为嘉禾,或释为三珠树,其实都是臆说。正确的解释,只能说是不死树。不死树才直接和西王母发生关系。郭璞《山海经图赞·不死树赞》说:“不死之树,寿蔽天地,请药西姥,乌得如羿。”是理解这种关系的。其余什么桂树呀、嘉禾呀、三珠树呀之类,和西王母有什么相干呢?这里月中的“两人一蟾”的情景也是如此,只有不死树才和嫦娥变形的蟾直接发生关系,至于桂树云云,不但其说比较后起,鱼网张来打鱼虾,打到一个臭虾蟆,心想配上多情哥,配上一个驼背爷。 image011.jpg
    我认为是非常传神的。以蟾蜍来形容丑人之丑,可见古人对于此物的观感a嫦娥是古今同誉的美人(《(灵宪》已云:  “翩翩归妹”),而却化为这种丑恶的动物,推想起来,必定是有谴责的意思存于其中。谴责的缘由,当然和她盗窃服食不死药的事件有关,故奔入月中变形为蟾蜍以后,犹被罚做捣不死药的苦工,如石刻画象所表现的那样。
石刻画象中捣药的蟾之即嫦娥,尚可证之于唐代以后诗人的诗句。李商隐《寄远》
诗云:“嫦娥捣药无穷已,玉女投壶未肯休。”迳言“嫦娥捣药。”陈陶《海昌望月))
诗云:“孀居应寒冷,捣药青冥愁。”则不但称嫦娥捣药,且“捣药”竟连“青冥”都“愁”了起来,其工作的辛苦可想而知,岂非被谴责的表现么?前面我们已经说过,即使在古人的思想观念中,蟾蜍的形象也是丑恶的。嫦娥奔月,化为蟾蜍,这样的结尾,已有谴责的意味存在。至于汉代石刻画象和砖画中所刻画的蟾蜍捣不死药的景象,谴责的意味就更是明显。表明着髓着封建社会制度的愈趋巩固,妇女的地位就愈往下降,人们(尤其是统治阶级的人们)所要求于妇女的也就愈加严刻。刘向编辑了一部《烈女传》,就揭示出了当时统治阶缎对女人的种种苛酷的要求,无怪嫦娥窃药的偶然错失,要在画象中被表现为那样的严惩。化蟾蜍或许还带有一些封建社会初期来自民间的天真烂漫的幻想,蟾蜍捣药就未免染上封建社会巩固以后来自统治阶级的阴暗的现实的色彩了。如果要分判精华与糟粕,我看,恐怕就应该以此为界。
五.嫦娥奔月神话的全貌和它的流传演变
嫦娥奔月神话,不能单独把它放在一个孤立的地位加以考察,那是得不出什么结果的。它应当是整个羿的神话的一部分,必须和羿射日除害以及射河伯、妻雒嫔等神话联系起来一道考察,才能得出这一神话某些意义。但是可惜的是,由于古神话的散亡,它们之间已存在着相当大的空隙,要靠推想才能勉强联系起来了。
据我的推想,可能是:羿射落九日,得罪了天帝帝俊,从此便和嫦娥一道被谪在凡间,原本是天神的嫦娥,连累遭贬,对羿必须有所怨尤。两人之间是存在着较大的矛盾的。,羿射河伯、妻雒嫔的神话或者便是由于这样而来的,羿求不死药和嫦娥窃药奔月的神话恐怕也是由于这样而来的。 image013.jpg
而且根据一些旁证,还可以作出这样一个大胆的推想:即嫦娥所窃以“奔月”的不死药,其分量必当是羿与嫦娥两人服了都不死的,嫦娥为了对连累遭贬以及爱情纠纷的怨尤并羿之药而服之,遂得“弃月而为月精”——成仙成神乃是“奔月,的理想,“为月精”即“变蟾蜍”则是“奔月”的变异,也就是惩罚,是用以惩罚独吞灵药的自私的妻子的。
何以证实这个大胆的推想有一定的准确性,不完全是主观臆说呢?从下面两段材料中可以见之:
马鸣生,……受太阳神丹经三卷归,入山合药服之,不乐升天,但服半剂为地仙。  (《搜神记》)卷二)仙人!戈升天,或住地,要于俱长生。住留各从其所好耳。又服还丹金液之法,若且欲留在世问者,但服半剂而录其半;若后求升天,便尽服之。……昔安期先生,龙眉、帘公、修羊公、阴长牛,皆服金液半剂者也。  (((抱朴子·对俗篇>)魏晋时代的神仙家言是如此,以推战国时代,想必也不会相差得太远。然则药物的分量对于升天与否是起决定作用的。一定分量的不死药仅能保证不死,无由服一定分量的不死药便可升天的道理,必服药逾量,始能升天。从这里可以想见嫦娥窃食的不死药,当系羿向西王母所求以两人同服者,因而“变蟾蜍”的惩罚,才具有如民间传说中所常表现的公允的意义。至于蟾蜍捣药,虽属联想,实亦苛虐,是封建社会统治阶级对妇女的偏见与歧视,卑不足道了。  
image015.jpg
嫦娥奔月的神话,最早见于记录,、虽是战国初年成书的《归藏》(即《易繇阴阳卦》),而实际上它的起源,当远比这个时间为早。《山海经·大荒西经》说:
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二,此始浴之。从“生月”、“浴月,,当然可以看出:这还是原始时代的神话,而嫦娥奔月神话便是从这个神话演变而来。其演变有两个途径:从神话到神话就是嫦娥奔月,从神话到历史就是((吕氏春楸·勿躬篇))所记叙的“尚仪作占月”。尚仪即常羲,是说常羲是“占月”的创造发明者。  “占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已不能确切地解释了。清毕沅于其下校注云:“尚仪即常仪(羲),古读仪为伺‘,后事遂有嫦娥之鄙言。”除掉“鄙言,,是封建统治阶级文人对民间文艺例有的诋毁姑且不论,谓嫦娥神话即是由常羲神话演变而来则是具有卓识,确切不移。嫦娥本来是月亮的主神,由于神话的演变又使得她窃药而奔往月亮,木来足帝俊的妻子,又成了帝俊属神羿的妻子。古代神话传说流传演变的错综复杂情况,往往就象这样。
嫦娥窃药奔月,终于受到变形的处罚,可以想见她在古代人们的观念中地位不会是很高的。她的地位逐渐升高,乃是魏晋六朝而后经过诗人们的歌咏才有的事。如宋颜延之《为织女赠牵牛》说:“婺女俪经星,姮娥栖飞月,惭无二媛灵,托身侍天阙。”已将嫦娥写得较美。但是这类诗还不多见。到唐代以后,这样的诗句,才数见不鲜了。如李白((把酒问月》说:  “白兔捣药秋复春,姮娥孤栖与谁邻? ,,杜甫《月》说。  “斟酌姮娥寡,天寒耐九秋。,于嫦娥的处境。都寄与深深的同情。元稹((月三十韵》说.“渐减姮娥而,徐收楚练机。,)直把“姬娥,一词,来作为月的代词。李商隐《新月))说,  “短娥无粉黛,只是逞婵娟。,,《霜月》说: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蝉娟。”于嫦娥的姿貌之美,也竭尽了形容贤颂的能事。尤其以他专咏嫦娥的((常娥》一诗,为最脍炙人口: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虽然不免对嫦娥略有微辞,但是嫦娥的丰神韵致却在诗里表现得非常出色。
有了诗人们的,这样的咏歌,因而后世人们便把“月殿嫦娥”、“广寒仙子”之类来作了
女性美的最高修辞,而原见于古本《淮南子》、唐初徐坚等编纂的《初学记》还加以引用的“托身于月,遂为蟾蜍,而为月精,十二个字,也就被删掉而成为今本《淮南子》的状态了。这表明嫦娥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升高以后,这类“不雅驯”的东西,看来就未免刺眼,故尔有删去的必要。
嫦娥地位的升高,不仅是由于诗人们的咏歌,它和人们对于月的直接印象也是有密切关系的。不论古今中外,人们对于月,总是有着美的观感的,因而对于奔月而住居在月里的嫦娥,也连带着有了美的观感了。  “嫦娥奔月”,本身就是非常激动人诗情和幻想的瑰奇美丽的一个图景。两干多年以前,人们想像的翅膀就飞腾于太空,到了月球的上面,不能说不是奇事。大家的注意力既然只集中于嫦娥和月的关系,并且将二者的印象揉而为一,自然嫦娥窃药和化蟾蜍之类的传说就会逐渐在人们的记忆中遗落,不再被称道了。这就是从古代神话中有缺点的嫦娥渐渐变而为后世人们心目中的有着温柔、美丽、聪明、善良……种种美的属性的嫦娥的最直接的原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大道家园|手机版|小黑屋|大道家园系列论坛 ( 备案信息:陕ICP备2022010374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702000398号

GMT+8, 2024-7-25 22:07 , Processed in 0.071501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