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5625|回复: 2

修道,我们在路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1 13:2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易先生有限收徒声明
本帖最后由 大道家园 于 2016-3-23 13:44 编辑

——乐育堂终南山2015年夏季共修纪实
                                                                                                                                                                       河北 王春燕

         共修即是小闭关,是乐育堂借鉴其他流派、结合自身历史而设计的修炼手段,仅针对门内的针对弟子和学员免费开放。参加“道家性命双修内丹学秘授”,加入乐育堂修道大家庭!

      闭关前一日:深邃、传奇的终南山,山路崎岖有点儿险
      2015年8月7日,清晨四点钟便起床,十点钟登上了开往古城西安的高铁,下午三点钟到达西安北站,与提前一个车次的北京吴道友和曹道友会合,于是一行四人向此行的目的地——终南山——出发。
      为了方便快捷,决定乘出租车去终南山共修点所在的山脚。由于人生地不熟,用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出租车。司机是个新手,开着导航七拐八弯,下午近五点钟到了大峪口村,才知道前段时间泥石流冲断了路。当地政府为了安全封锁了进山的路,出租车不能再送我们上山。还好乐育堂在大峪村设有联络点,联络员马晓庚道友为我们联系了一个当地村子的司机,用了约四十分钟把我们一行四人从大峪口送到闭关场所在的山脚。沿途看到了泥石流冲刷过山路的痕迹,河道边堆着一坨一坨的大石,可以想象得出泥石流发生时的恐怖景象,若遇上这样的泥石流,人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无怪乎当地政府要封山了。
     到了目的地山脚下车,我们四人开始徒步上山。越往山上走,越显得道路的陡峭。路的两边,翠林葱茏、蝉鸣叶露、雾霭朦胧,仙意谙然。不愧为古云:天之中,都之南,此为终南山。静谧、深邃、传奇的终南山,流传着老子的《道德经》五千言,成为道家的重要祖庭。尹喜、王维、陶渊明、王重阳等先贤,在这里留下了传奇。我们踏着被大雨冲刷过的山路,但见沟壑纵横、山路弯弯,通向林深的高处。遇到稀疏的几处人家,我们就上前打听乐育堂闭关处,一路走过近一个多小时,前面就是草堂了,才意识到可能走过了。于是,沿路往回走,终于找到闭关的地方——精舍,见到了廖师和紫檀师兄他们,此时已是下午六点多钟了。晚上八点多钟时,30余名道友陆续达到。
因为线路被冲断,山上没有电,互联网断了,手机也没有信号。此外,山上还有个特点,就是上厕所要排队!
      按着在家的习惯,晚上打一坐,状态特别好,内心感慨:仙灵之地啊,果然灵气充足!凌晨三点多钟时,住处周围突然有犬吠声,早晨吃饭时才知道,道友乐真在凌晨3点时上山。正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啊!


      闭关第一日:凝神空心有点难,美景灵气吹皱心湖
      2015年8月8日,凌晨四点半至六点钟坐了一坐,感觉特别好。之后,到室外做动功。七点半至八点钟吃早饭。八点五十分,30名道友在广场集中,廖师强调:第一天“修性炼心,做到空心。”炼心,炼的什么心?有道友回答说:向道之心,道心。廖师又问:什么是道心?大家心里装上这个问题。
      九点至十一点,正式开始了闭关,护关的是马晓庚道友。
      坐下后,静静地体会着元气沿着经脉在身体里运行的感觉。大致四十分钟后,突然听到窗外响起一片蝉鸣之声。
大致一个小时之后,空气中开始飘来了新房装修之后的油漆味。还听到了身边一些道友的活动声,有的道友呼吸有些粗重,还有一两位道友换腿的声音,以及几不可闻的唉叹声……,我分明听到他的心在说:“唉,怎么还不到时间呢?”
      我也在想:在终南山这么好的地方,若以后有机会在这里盖房子,天天住在这里修炼,那该多好啊!我这次应该能突破大周天了吧?在这里突破不了有点儿说不过去吧?……等等。
      第一座的时间终于到了,大部分道友快速收功,看那架势,有着终于解放了的感觉。下座之后,大部分道友反映坐的效果不是很好,心里烦,坐不下去,双腿不舒服,有的人还疼痛难耐。有几位道友赞扬我坐得好,又稳又静。我自己知道其实是怎么回事,不好意思了。
      下午廖师让以小组为单位在房间里打坐,由晓庚道友巡视护关,从三点钟开始,到五点钟下座。刚上坐不久,就下起了大雨,可屋内却安静得几乎没有一点声响,世界似乎静止了。就这样,两个小时过去了,没觉察到换腿的声音。这时,盆子敲响,时间到了,外面的雨也停了。这一坐真好!
      晚饭后,七点五十分,大家在小广场集中,廖师对大家讲:“大家发的道心宏愿,感应了上天,出现了天降甘露的瑞象,这是祖师在庇佑着我们。下午打坐时,我的内景中呈现出一些奇异的内景。特作小诗一首:
                                   黄祖终南遇火龙,隐仙一脉传道宗;
                                     我辈如今重至此,承前启后道德隆。”
      晚八点钟到十点钟这一座,仍然以小组为单位在房间里打。这一座道友们坐的很静,质量很高。


      闭关第二日:何谓清静?无心插柳,炼自家元神
      2015年8月9日,清晨四点半左右起床,坐到六点钟左右。洗漱之后,到院子里练动功。廖师说,这套动功是根据古太极功法整理的,是内丹功的辅助功法,目前还没有向社会公开推广。
      早饭后八点五十分,大家在小广场集中,廖师讲:“今天的打坐尤为重要,也更艰巨;今天坚持不下来,明天就更难坚持,就意味着你这次闭关的失败。今天失败了,以后的路就更难进步了。道心是什么?老君曰:‘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即悟,惟见于空。’今天打坐的重点是空心、空身和观窍。”
      上午的安排是从九点半钟坐至十一点半,再延长半小时到十二点,中间敲两次盆。要求第一次敲盆后走出去的道友不能发出响动,以免影响连续打坐的道友。
这次打坐是集中在大厅进行。上坐后,明显少了第一天的那种响动,窗外的蝉鸣像空气一样自然和谐。除了有几只牛虻在飞,并没有闻到油漆味。
      盆第一次敲响了,走出去一部分人。继续打坐的人明显比第一天多了,看来每个人都不想自己的道心出现裂痕啊!十二点了,我们下座后,看到紫檀师兄还在坐,他和另外两个道友一直是坐满三个小时的,直到我们吃饭回来,他们才下座,让人心生敬佩。
      中午吃饭的路上(吃饭的地方离闭关的地儿有一小段路),同来的吴道友闭不上嘴的笑,一直看到他那红红的牙龈,比平时还要话儿密:“师姐、师姐,你看这里手机也不通,什么事情不用做,等于重新装了程序……”我猜他这么兴奋,一定有情况。胡道友悄悄说:“他出胎息了”。吃饭时,吴道友竟没有和廖师坐一起,他平时可是一直像个孩子似地黏着廖师的。我对廖师讲:“他有喜事啦,出胎息了”,廖师欣慰地笑了。
      下午三点至五点再延长半小时至五点半,大家继续集中在大厅里打坐。打坐前坐在我旁边的吴道友,露出红红的牙龈憨笑着说:“师姐师姐,廖师说我出了几次胎息,别高兴得太早,好好练功。呵呵——”
      下午这一坐静的质量比前几次好很多,大家差不多都是在第二次时间里下座的。
      晚上七点多钟了,我没有去吃晚饭,已经习惯了一直不吃晚饭。天又下起了雨,廖师他们一行四人去山上访友没有回来,有两个身形高大的道友借了几把伞去接廖师他们。快八点了,我们自觉地上坐,准备坐到十点钟。这次还是由晓庚道友巡视,我觉得够两个小时了,可没有听到晓庚道友敲盆。下坐洗漱时,晓庚才告诉说是廖师让继续延长半小时的。这时才觉得,尽管廖师讲今天很艰难,道友们却都坚持下来了。
      睡觉前,晓庚道友通知大家集中。当院广场上几支蜡烛,一闪一闪地映着廖师那张深邃、智慧而又略有些严肃的脸。廖师说:“这两天大家坚持得不错,空心、空身、观窍就是要做到: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炼己,指的就是修炼真意,目的是消除杂念,保证入静。己,是指真意。炼,即祛除私心杂念。黄祖师说人若无心于事,必先无事于心,祛除外界的各种念头思虑。要把自身的一切事情忘掉,把终南山也忘掉。如果心不能静、体不能安、气不能调,何以入静?连睡大觉都不如。心调好了,形、息都可以解决,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廖师的话如响鼓重锤,募然惊醒了我!之前打坐之所以达不到应有的境界,是打坐前自己的心还留在外面一点点:还终南山美啊,各种响声呢,各种味道呢?自己修的什么心性?
      睡觉前,小何道友讲了一件趣事:廖师和他们一行人刚准备从终南草堂离开时,天就下起雨来了,草堂主人请廖师留下来喝一壶茶再走,廖师说:“也好,喝完茶雨也会停了,我们再走吧。”果然,一壶茶刚喝完,雨就停了。刚走到门口,上山接廖师的道友也同时到了。奇!


      闭关第三日:修炼缓慢前行着,我们感触颇多
      2015年8月10日,卯时打一坐后,道友们集中跟廖师一起做动功,我也跟着做了一遍,身上出透了汗,湿了衣裳。没有洗澡的地方,但这都不是问题了,心里的纯净,不是外在的形所能撼动的。
      八点钟吃过早饭,老乡家的饭菜很简单、清淡,但他们尽量做好每一顿饭,我吃得很正常,因为心里无所谓吃好吃坏,所以称为正常。饭后洗碗时随手摘几片竹叶洗,比用洗涤灵还干净还环保。
      廖师让晓庚道友召集大家照相,之后又是例行每天坐前的讲话。廖师强调,今天到了更关键的时候了,决定着每位道友这次闭关的成功与否,更是考验“心性”的时刻,腿会更痛。似火烧火燎,坚持下来就算闯过关了,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今天的重点:空心空身,凝神观窍。什么是静坐?自心不动名曰静,自身不动名曰坐,这就是静坐。
       廖师讲完话,道友们进行了短暂的交流。大家都很谦虚,说我坐得比他们好。廖师也表扬了我,并当众宣布我为乐育堂第六代入门弟子。
      上午打坐开始了,从九点半至十一点半再延长至十二点。这一坐效果出奇的好!虽然廖师说这一坐最难,可每个道友下坐时脸上再没有前两日痛苦的状态。而以紫檀师兄为首的几位道友,更是坚持每坐三个小时。看来,修道,修心炼己最为首要啊!修行的路上是一个缓慢又前行的过程。
中午饭过后,有几位道友要赶飞机返程了,廖师对每个道友叮嘱:“一路平安!”那种亲情像父母般的慈爱牵挂。
      下午打坐是从三点到五点钟,以小组为单位在房间里打坐,依然是延长半小时到五点半敲盆。
      下午五点半后众道友集中在大厅关房,由廖师主持、我担任记录,各位道友发表三天来闭关的体会。
      北京的吴周泽道友首先发表了感想:“修道是个缘分,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我曾上过多个国学课程,认识一个给国家领导人看过病的高人,他说世上最高的法是性命双修内丹功法。我有幸结识了乐育堂丹功,我一定珍惜努力修炼下去。我很仰慕终南山,来到这里后电话不通、与外界断了联系,也不能洗澡,却让我享受了几天清新的感觉。      
      这三天闭关中,第一天腿痛难耐,来之前只能打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很难熬。第二天出了胎息,我感受到了丹道的神奇,那一刻腿不痛、脚也不痛了。”
      银川的汤怀道友讲:“以前我学练了很多功法,出过偏差。这次闭关我在心性上有了很大进步,上坐就能入静,内心不浮躁了,上坐后五六分钟就见到了性光、胎息出来了,今后争取能坐到三个小时。”
      新疆的刘金虎道友讲:“这次闭关最大的收获是对功法的体验更深了,打坐比以前还要轻松,能够深度入静,这个场地好,乐育堂功法真好,我很感恩!”这位刘道友,据我观察,他打坐一直都在三个小时左右,且质量非常高。
      江西的刘运茂、重庆的罗开国道友都分别见到了性光。
      张静静道友以前是学佛的,这次收获的是玄关窍开、出了胎息,腰痛、胃肠的问题也改善了,她说她要修道成功。静静道友平常小事都很热心,她会主动为道友们拍照,这次拍合影照,一大部分是她的杰作。
      北京的沈德成、张海英、还有黄展鹏、张伟道友,他们最大的收获是身体的旧疾在逐渐减轻,道心更坚定了。张海英道友是“非典后遗症”者,每天都要服药,可在这次闭关,竟然能一次吃了两块半西瓜,没有吃药。廖师说她的命算是捡回来了,剩下的要自己去争取。这次闭关之前,她的练功是断断续续的。
      西安的宋登峰、广西的周永新道友提到:这次闭关看到了差距,找到了修炼的方向。
      承德胡哲峰道友的想法是把传统国学文化与丹道文化结合起来,用最佳的方式传播开来,以坚定的道心走下去。
      厦门的林仁辉道友谦虚地说:这次闭关他“失败”了,没能严格地按照要求静坐下来。在第三天的打坐的间歇,他读到了《开示经》中“父母未生前,与母共相连”时,感动得热泪盈眶!下决心要把丹道修好。廖师鼓励他:“承认失败是一种巨大的勇气。身体为什么会动?因为心在动,所以身体就会动。想把道修好,要先把心清静下来。”
      紫檀师兄对这次闭关给众道友予以了肯定,并期望今后有更大的突破。
      廖师让一直为大家护关的晓庚道友谈感想。晓庚道友肯定了众道友的成功,而对自己的付出,只是谦虚地说:“是我应该做的,能给大家护关是我的荣幸!”
      看着脸庞晒得黝黑的晓庚道友,仿佛看到了同样是“九零后”的儿子,在家拿着手机看小说、聊QQ、空调房中打游戏,而晓庚道友提前一个月就到了终南山,为这次乐育堂闭关,与村民一起抢时间装修房子。中间泥石流冲断了下山的路,电路损坏,他在山里辛苦了一个月。去年底在罗浮山初见他时,还是一个白净的小帅哥。现在看着他黝黑的小脸,嘴巴留了一圈大胡子,头发有些长乱,大家都向他投去感激、尊重的目光。


      出关第一日:修行,我们在路上
      2015年8月11日,凌晨四点半,廖师拿着手电筒,顺着房间依次敲门,怕我们误了返程时间,还不停地嘱咐:“身份证、手机、钥匙、钱包带好。”临走又送我们到小桥处,不停地祝福:“一路平安!一路平安!”在终南山返程北京的路上,廖师的教诲总在心中敲打:“修道,打一千座才算有了根基。闭关是什么关?修心性过的是烦恼关、散乱关、昏沉关和懒惰关;命功过的是疼痛关、麻木关。今后还会在终南山设计五天的闭关共修,下次闭关希望每个人都能轻松的坐两个小时,突破三个小时。”
清晨六点多出山到达了大峪口村,同行的吴道友打开手机,“师姐师姐你看,我有一百零三条未读短信唉!”他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将短信读完,之后不停地处理业务电话。我在想:如果不停电,吴道友能否在第二天的闭关中练出“胎息”?人生中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我们只有了这份道缘。我们的内心充满了宁静和祥和。然而,在万丈红尘中,众人一直追寻着片刻的宁静和清凉而不可得。
      傍晚五点钟回到了承德,心中却期待着下次终南山的闭关之旅。
      修道,在路上,我们不断前行……

附:本次共修照片集锦——

1.jpg
在飞机鸟瞰终南山

2.jpg
上山路上

3.jpg
晨光

4.jpg
仙雾

5.jpg
天现瑞象

6.jpg
远眺婴儿山

7.jpg
换个角度,又像修行人在打坐

8.jpg
空山新雨后


夕照淡淡,紫烟如霞

10.jpg
人与画

11.jpg
共修小院

12.jpg
道友留影

13.jpg
本次护关的道友

14.jpg
临别合影
9.jpg

4

主题

22

回帖

140

积分

真种

积分
140
发表于 2015-9-4 11: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活动很令人向望.

5

主题

52

回帖

512

积分

金液

积分
512
发表于 2015-9-4 21: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易先生有限收徒声明
看完产生喜悦,神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大道家园|手机版|小黑屋|大道家园系列论坛 ( 备案信息:陕ICP备2022010374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702000398号

GMT+8, 2024-6-13 05:05 , Processed in 0.074815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